這個開頭要先從我的小時候提起了,我跟很多人一樣是在鄉下出生的小孩(超級野孩子那種)哈哈,說真的~ 小時後家人真的沒有什麼心力好好照顧我,出生沒幾個月父母就離異,到現在連媽媽的臉都沒看過,小時候只偶爾聽聽爸爸、阿嬤形容給我聽(媽媽很漂亮/眼睛睫毛是遺傳媽媽的/媽媽是泰國混血兒)等等…,但或許也是因為這個”從沒見過”的原因,使我一點想見見她的念頭都沒有。   

從我有記憶以來,讀幼兒園前是阿公跟爸爸一起照顧我的,曾記得有一幕他們吵架,接著爸爸就自己帶著我到台中生活讀幼兒園了 ; 記得有次爸爸在家親自拿著數字本教我唸數字1~100,教著教著他開始打我的臉頰,想讓我趕快都背起來,可能是因為我當初學習力慢(也許?),而那次是爸爸開始家暴我的第一次! 隔天去上幼兒園的時候,老師很驚訝 ! 我的臉頰上怎麼有瘀青,老師大概聽我說完後,心疼的抱著我,那個時候的我”沒有哭” ; 但沒哭不代表沒有感受~ 或許是當時的我,不知道該用怎樣的情緒面對第一次這樣的經歷。

    後來有段時間沒甚麼太暴力的傾向,只是有次在很風靡”百獸戰隊”的時期,我很想要那個玩具,然後也求了好久(幫忙做家事之類的),爸爸才終於帶我去玩具店買了一台百獸王的變身手機,結果我擁有這個玩具沒多久,爸爸就把我的玩具搶去拿高高戲弄讓我搶不到,我當然就又氣又哭的跳腳,結果爸爸就把我的玩具大力摔到地上(就碎掉壞掉了),當時我很難過的哭了,爸爸卻還要我自己拿掃把把玩具碎片掃起來,現在的我依舊認為對當時小時候的我,是件非常殘忍的事!(欸!小朋友欸~是在哈囉?

接著家暴經驗來到了國小一年級,有次爸爸要我在他指定的門口等(走出門口等他),可是當時正要從那個門走出去的時候,我被一位老師給攔住了,好像是因為安全問題,所以那個門不能走,而我就很著急的想要找別的出口,結果爸爸果不其然就從校外走進校內,朝著我的方向走過來”狠狠的賞了我一巴掌”,記得我當時是整個人飛起來的,然後後腦杓撞到地上,可想而知那個力道有多大!   當時在場的老師們都傻眼了,而攔住我的老師也站出來說: (是我不讓他過去的),後續我就不太記得了,只記得站上爸爸機車要騎離開的時候,爸爸他大聲的對著老師們說: (看三小!)。

當然後面還有好幾次的家暴事件 (潑過兩次整鍋的熱湯/拿著掃把打我打到握柄斷掉/打我兩面臉頰打到都瘀青腫脹/掐著我的脖子,拿棉被蓋著我的頭,逼問我莫名奇妙的問題)諸如此類的經驗,然而最驚險的轉折點在後頭 ; 後來爸爸讓我轉學到南投埔里 一 山下的小學就讀二年級,我們住的地方是在半山腰(親戚不知道蓋多久的鐵皮屋),常常這樣走著山路上下學,騎著腳踏車找朋友玩。

不知道從何時開始,我偶然發現爸爸在用透明的玻璃管子(像吸管的東西),吹著還是吸著什麼?!  當時的我沒想太多,長大之後才知道原來爸爸有在吸毒!   有次爸爸突然叫我滾蛋,可是我一直不走(為何呢?可能因為是唯一依靠吧~),結果爸爸就拿起了一把鋸刀恐嚇我,逼著我不想走也得走! 於是我就傻傻的拿著一件雨衣就開始往山下走去,過了不久… 爸爸又騎著機車追上,問我要去哪裡,當時有一台車經過,我眼神無助的跟那位開車的陌生人對著眼,爸爸也是說:(看甚麼東西阿~) 就又把我載回去了。

隔天我趁著爸爸騎機車出去的時候,騎腳踏車到了山下的雜貨店尋求協助,雜貨店的姐姐用電話幫我打給了阿嬤,訴說我的狀況之後(兩邊臉頰瘀青)阿嬤剛好人在醫院,索性請了一台救護車把我載到醫院先 ; 當時還躲在雜貨店裡時,親眼看著爸爸騎機車經過回山上,那種感覺有多恐懼你知道嗎~ 很害怕被發現!

接著警察開著警車把我從醫院要載去警察局,途中警察停了加油站加油,當時巧遇了在清水公園玩時,認識的大哥哥大姐姐,大姐姐還開玩笑說:(齁~是不是做壞事要被抓去警察局啦!),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。到了警察局後,爸爸/阿嬤也隨後各自來了,我受到了警察叔叔們的保護,我也懵懂的讓警察叔叔載到了南投市區的育幼院,那邊有各個不同年紀的小朋友,過幾天後~ 我很幸運的被寄養媽媽帶回寄養家庭生活,一直到高中畢業,才正式離開寄養家庭,開始獨立生活。

我有四個姑姑,姑姑們都各自有家庭,卻也很關照我~ 我跟三姑姑的相處就像朋友一樣,在要準備離開寄養家庭的時候,三姑姑很樂意特地的從台中開車到南投-草屯幫我載行李,我就這樣搬進了三姑姑她的家庭,隨後我就去台北繼續讀大學半工半讀了。

滿二十歲的某個時候,因為要把戶口遷到三姑姑家她那邊的地址,而我要獨立出來當戶長,意外的讓我發現了媽媽在離婚過後的一、兩年改了名字再婚並搬到了新竹重新生活,也再生了一男一女,當時的我內心依然平靜,或許因為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很正常的事情,畢竟從小都沒接觸過,所以自然沒什麼感情牽絆,但曾會讓我很困擾的是,我會想把身分證背面的母親欄名字去掉,可是櫃檯人員就告訴我,沒有辦法喔~她依舊是你的生母。

後來想想也是,即便她從未照顧過我,從未相處一起生活過,但在怎麼樣都是她讓我有機會出生在世上,也替媽媽感到慶幸吧!? 因為當時如果是她帶著我走,她的生活可能就不會過得像現在這樣幸福吧~   現在的我也不會想去怪罪爸爸 ; 因為爸爸一個人要帶著我所承受的壓力,後來身心健康問題也越來越嚴重,有一部份的因素絕對是因為我才演變有這些情況發生,所以我釋懷原諒我過往所經歷的一切一切,每個人都有選擇,都是獨立的個體,既然我都活到了現在,也沒有走偏被別人帶壞,那我是因該趁現在努力讓自己活得更實在。

看到這位空中瑜珈表演者,即使缺少了下半身,她卻也還能用她僅有的選擇,創造出了新的機會。

並且也幸福的有他的老公陪著她一起努力創造屬於自己的一片天。   她的故事,讓我們領悟到,即便以前的生活方式再也無法適用,我們依然可以透過新的生活方式活出新的自我,山不轉’路轉’路不轉’人轉,即使我們人生可能會遇到很艱難的事情,但請永遠記得!  “起碼我們還活著” 我們永遠都有機會,重新開始做那個,我們想成為的人。

我是Ruiz ,記得可以關注我的IG、YT頻道哦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